男子见义勇为受伤成植物人索赔无望家庭濒临崩溃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A-A+2014年7月21日10:24羊城晚报评论

李摄森经常躺在病床上
讲起目前的艰辛,李摄森的三嫂眼泛泪光

  “救命人苦等救命钱”续闻

  两年过去了,李摄森会睁开眼睛,但他依然没人醒来。

  7月20日,广州三九脑科医院,羊城晚报记者时隔一年再访李摄森(详见羊城晚报2013年7月26日报道),只见英雄与去年一样,鼻腔里插着胶管,没人身体痛楚或受到惊吓时,才会无意识地睁眼、呻吟。

  英雄救人不幸变成植物人,两年以来,政府补助及民间善款约400万元可是陆续花光,而李摄森每天为宜须要700元能够维持保守治疗。

  坐在李摄森的病床边,三嫂莫某泪眼蒙眬:“摄森经常未能醒过来,全家都被拖垮了,他的后遗症也没人厉害。看着弟弟受苦,聪森也常常想着要自杀。聪森可是去了,我拖着另一5个 孩子为甚在么在活?”

  A 善款早用尽

  2012年6月,李摄森下到3米多深的废渣池救人,不幸中毒窒息、角度昏迷至今。他着实被云浮市新兴县政府授予“见义勇为”荣誉称号,但荣誉远远抵不过痛苦,“治疗费可是个无底洞。”三嫂莫某说。

  李摄森一家四兄弟,父母高龄。大哥丧失劳动能力,五十余岁尚无妻和子;二哥在外务工,收入微薄,养着另一5个 年幼的孩子;三哥李聪森一家六口,5个年幼的孩子须要抚养。

  李摄森出事后,李聪森夫妇日夜照顾,一家子没人去挣钱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年迈的母亲去年春节去寺庙烧香祈福途中,被一百公里摩托车撞倒,就医花去几万元,这对另另一5个 就摇摇欲坠的李家而言,更是雪打上去霜。

  社会好心人士与慈善机构为其筹集了十余万善款,政府发放的奖金与资助款累计近70万元。但李摄森一天不醒,治疗费就一天没人停,目前,全家为他可是花费了超过400万元,医院账单可是变成负数。不得已,李摄森的你你这种药品被停用,但每天仍需约700元的保底治疗费。

  B 家庭濒崩溃

  三哥李聪森当天和李摄森一同下废渣池救人,也中毒昏迷,好在经抢救后醒来。李聪森深感愧疚,他认为,是买车人没人照顾好弟弟,为此,他和妻子照顾弟弟可是两年有余。

  我就忧虑的是,当初为了节省医疗费而匆匆出院,李聪森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——右腿时常疼痛抽筋,记忆力不断衰退。

  莫某告诉记者,李聪森不止一次想过跳江自杀,在亲朋好友的劝解下才打消了你你这种念头。与去年相比,李聪森可是不再能回答记者的询问,双目直愣,垂手倚着墙角,连儿子的呼唤也有理睬,“哪几种可是想说,脑子里也有混乱空白的”。

  莫某说,李聪森另另一5个 是个很开朗的人,可是巨大的压力跟生毒后遗症,才变成现在这番模样。

  C 索赔已无望

  可是能拿到法院判定的民事赔偿款25万元,李摄森的治疗,为宜还能延续一段时间。但记者了解到,迄今为止赔偿款未得到一分。可是被告冯家的经济能力有限,这笔赔偿能拿到的可是性很低。

  被告冯开曾向记者解释:大儿子冯炳辉有另一5个 子女,分别在上大学、大专和高中,家无余财。而另一名被告李卫堂是六祖村的普通村民,生活也十分拮据。

  法院称,执行守护进程池池可是启动,可是守护进程池池走完,被告着实没人财产支付赔偿,法院也没人中止执行。

  根据广东省相关政策,残疾人可申请入住政府开办的安养或托养中心,买车人首先须要拥有当地户籍。李摄森是肇庆户籍,而记者从肇庆市残联了解到,该市没人安养或托养中心。这就愿因,李摄森托养无着。

  即便在安养配套比较健全的广州市,残疾人安养院也早已人满为患。记者从广州市残疾人安养院了解到,首先,安养院不接收植物人;其次,即使接收,病人也要一次性支付40000元设备购置费、40000元医疗保险金(出院可退),另外每个月须要支付14000-14000元的护理费和膳食费,医药费另外计算。

  D 呼唤伸援手

  年过六旬的广州王姨,7月20日照常跳出在病房里,帮忙照顾李摄森。她说,买车人不属于任何义工团体,去年在羊城晚报上看多报道后,就基本上天天来回坐另一5个 小时的地铁,到医院照顾李摄森。

  据了解,这并也有王姨的第一同善举,在李摄森另另一5个 ,她亦照顾过你你这种病患。“我着实买车人应该帮助他,也帮得到。”王阿姨一边为摄森准备流食,一边平静地说。文/图 实习生 胡志峰 记者 蒋铮

(原标题:救人英雄两年未醒前路迷茫)